广州同志 >> 广州同志防艾 >>广州同志防艾 >> 他们给艾滋病罪犯动手术是粗茶淡饭
详细内容

他们给艾滋病罪犯动手术是粗茶淡饭

防艾公益

防艾公益

既是差人又是医生,他们给艾滋病罪犯动手术是粗茶淡饭

  新春走底层【1】
  既是差人又是医生 他们给艾滋病罪犯动手术是粗茶淡饭

2月7日,间隔岁除不到10天。彭吉绕和一般二甲医院的泌尿外科医生相同,沉着地接诊着过年前想尽快治好前列腺疾病的各地患者。在彭吉绕面前,不论男女,他们都会把最私密的部位、最隐私的作业暴露出来,生怕漏掉一丝一毫,误导彭吉绕的确诊。彭吉绕的另一个身份——监狱差人所面对的患者,要么是贩毒吸毒的无期罪犯,要么是杀人越货的死缓罪犯,却都患有“绝症中的绝症”——艾滋病。他们被会合关押在山东省新康监狱。因为刑期和绝症的原因,他们遍及对人生充溢绝望,总是主意设法敌对治疗,或隐秘或夸大病况,目的只需一个,就是“寻死”。彭吉绕和他的“战友们”的使命,则是为这些得了绝症的罪犯接连生命,让他们重新做人。黄小军(化名),大凉山人,因吸毒贩毒被判无期徒刑,而且是不能弛刑的无期徒刑。他是彭吉绕从上一年初步治疗的艾滋病罪犯之一。他得的性传播疾病,是尖锐湿疣,严峻程度可以用“在医学书上找不到这么严峻的”来描绘。“小军的疣体非常大,大到让他无法走路、无法上厕所,我们只能凭仗阅历为他治疗,因为在书本上找不到对应的手术方法。”彭吉绕在跟大众网记者谈到这个艾滋病罪犯时,指着窗台上的一摞医学书,一贯摇头。的确,不论医生仍是艾滋病罪犯自己,都知道得了艾滋病,只能等死。但出于人道,医生必需要冒着被感染的危险救治这类患者;出于一名差人的职责,即使社会上的医院出于各种原因拒绝为他们手术治疗,彭吉绕和他的监狱医院也有必要无偿地为这些特别罪犯接连生命。“难道你们就不能以不具备手术条件、或不具备治疗意义的正当理由,拒绝为他们手术吗?”面对记者的问题,彭吉绕开门见山地说:“不能,因为我们不只是医生,我们更是差人。社会上的医院和医生可以这么做,但监狱医院不可以。分明知道治了没意义,但也要尽力保住罪犯的生命。罪犯尽管失去了自在,但根本的生存权有必要得到保证。”“双重身份”的人生,彭吉绕现已过了11年,为艾滋病罪犯、结核病罪犯做过数不胜数的手术,与这些患有高感染疾病的罪犯肌肤接触已成粗茶淡饭。多年来,不只他自己已习惯了各种手术时的防护,习惯了被艾滋病罪犯突击乃至绑架的危险,就连他的妻子也少了些“烦琐”,把老公面对的危险当成了日子的一部分。“记住上一年,一位艾滋病罪犯的手术做的很顺利,我心里一快乐,放松了警惕,手指被手术刀托盘割破了,当时一阵盗汗流了下来。”彭吉绕回想那段阅历时,如同现已毫不介意,但他坦言当时很惧怕,惧怕被感染,惧怕对不住家人,惧怕领导批判手术室医护人员的疏忽。他还翻阅医书、请教同行专家,总希望能得到一些有利的数据,让焦虑的心里得到安慰。彭吉绕说,那是一次巨大的冒险,因为当时的手术室内必定充满着病毒,而且托盘上、手术套上也会有病毒。这些病毒与割破的手直接接触,无疑增大了感染的概率。但即使有惧怕、有焦虑,彭吉绕的心里并未不坚决一点点,这些坏心情只在他身上待了两天就消失了。走运的是,三个月后,彭吉绕被证明没有感染艾滋病病毒。“拿着生命在作业”的情况,其实是彭吉绕的常态,十几年如一日。最初选择抛弃县医院的作业,考进监狱,成为一名差人,就注定了他要为这个“差人梦”担负一份常人担不起的职责。“我从小就想当差人。11年前有这样一个时机,既能让我发挥医生的所长,又能成为一名公民差人,正好圆了我的梦,何乐不为。”彭吉绕对大众网记者说,尽管有危险,但十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后悔过,即使有医院曾想高薪“挖”他,他也没有选择脱离。“监狱差人的收入无法和社会医院的医生比,但我在这个岗位上一天,就能享受到这份作业的荣誉感和成就感。”正如彭吉绕所说,治疗艾滋病就像“割韭菜”,割掉一茬接着还会再长。所以用不了多久,艾滋病罪犯黄小军、李方亮、贾志强(均为化名)的手术将接连来到。和往常相同,不论手术前的查体、活检,彭吉绕和他的伙伴,都免不了与带有病毒的血液、体液接触,也不免把自己置身于充满着高感染病毒的手术室内。但这不会影响他们对这份作业的担任,更不会影响他们对差人荣誉感的寻求……


×